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文青是不是种病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小傻比
    第一百六十二章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小傻比

    “喂——”

    “七维,你的《大道逆行》快要完结了,准备完本感言吧。”

    这么快?

    白安怔了一下,略微有点恍惚,一下子,他在启程连载的那本《西游之大道逆行》,都已经到了完结的时候。

    时间真是不等人。

    “首页大推荐后台已经通知过了……算了,估计你也没看。”

    电话里清凌凌的女中音轻不可闻的“啧”了一声。

    “公司已经联系了青雨文化……你自己注意一点,怕是快要出实体了。”

    “我你这自己写的书自己能不能上点心?网站资源有限,你这自己不看着点,谁会给你去讨推荐?”

    “别把稿子往后台一丢就不管了!书快更完了自己都不知道!网站也有故障的时候……”

    隔着电话,白安下意识赔笑着“嗯嗯”,底伏做小之余,也略微感到几分理亏的尴尬。

    女编辑就算阅人无数,估计也没见过不上心成他这样的作者。

    圈内号称人狠话不多的墨姐,碰到白安也算是一物降一物,其他时间惜字如金的高冷人士,一通他电话,就愣生生变成了叨叨叨叨叨不停的妈婆。

    白安能怎么样?不能怎么样,人家然立场正确,再叨也是在关心你。

    大少爷也只能一边受着,一边默不作声的内心os

    唉这个人好烦啊……

    不过还挺可爱。

    平日里孤身寡人,偶然有这么个朋友能叨一叨,还有点小温馨。

    他眨眨眼,侧着的脸贴着手机,默默地听着絮饶,瞳孔温润在灯下,无声的聚起笑意。

    ——算了,就当社区送温暖。

    等这一通电话结束,手机壳都有些发烫了,白安刚松一口气,都未来得及揉揉犟到发酸的肩颈,这手机铃再次迫不及待的浪起来。

    今夜注定是清闲不下来的。

    这一通,是学校的电话。

    屋里的暖管到了换气关头,百叶煽动,无声无息的吹起了一阵风。

    白安捏着手机的右手放下来,拿到眼前挂掉,干巴巴的站在原地,少见的发了一会儿愣。

    班主任让他回一趟学校。

    他都不知道多久,没想起来学校这个词了。

    起学校,不得不提一下白安学校的特殊性——

    对普遍吃瓜群众而言,星河有名是出于他的平均分,他的一本率,他蝉联的光辉灿烂。

    但对于这所学校的学生而言,他远远不止这些。

    因为这所学校是一贯制的,星河中学有不少学生十二年在同一所学校。

    包括白安和林家小姑娘那俩小伙伴。

    幼儿园、初中、高中,都读同一所学校。

    生于斯长于斯,对很多人而言,这里承载着时光与感情,有一种无与伦比的认同感,更像是家。

    所以原来的白安才跳级跳的那么容易。

    这所学校有一点点封闭,没有特别高端洋气的教学楼,食堂的饭菜不能随便选,还越来越难吃,平时甚至经常占用社团课和法语课,也没有大把大把的下午时间早放学出校门玩耍。

    其他学生可能会因身在此山中而不识庐山真面目,或者生在福中不知福,觉得这些都属于正常操作。

    只有上辈子一路读正常高中,趟过大学泥坑的白安才知道,这学校奇葩到什么地步……

    这所学校的老师虽然各有各的风格,但都认真到可爱,负责到令人敬佩,所有学生的优秀程度都让人望尘莫及,然而同学之间却从未存在过明争暗斗,大家都友好得过分。

    太阳很大,草地很软,青春很好看。

    这所有假期都是不打折扣地放完的。

    没有双休补课,没有取消的小长假。

    其次,他们没有晚自习……

    即使是高三也正常五点多就放学了。

    就这几点,就足够让其他学校的学生眼红到死了。

    况且——

    不是每个人的高中都可以没心没肺,也不是所有学校的学生都能像他们一样不管在多猛烈的学霸模式下,都还可以做傻傻的小盆友。

    完全没有电视剧小里的钩心斗角,阴暗黑幕,恩怨情仇。

    与别的学校比起来,星河简直像是一片净土,小朋友们都被保护的很好。

    要不然,像原来白安那个过目不忘的bug,情商还不怎么高的德行,在别的学校真有可能被当成老实人孤立……而不是被当成吉祥物做班宠。

    何况他是个混血儿。

    这个世界的华夏,可不像上辈子那么喜欢外国人。

    帝国人民面对歪果仁时,都是充满优越感的,带着俯视的。

    在有些人眼中,混血儿甚至是受歧视的。

    也多亏校园环境单纯到不敢相信校园暴力的存在……

    在白安的印象里,自己那帮小逗比同学跟别的学校的人聊的时候,全都是是各种惊恐……

    这个学校的孩子幼稚又单纯,带一点点小真,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社团纷争。

    一个年级的人好像都认识,一到下课就懒洋洋的奔出来晒太阳,几个班都在一条走廊,有一点点小封闭,大家彼此都熟识,很另人安心。

    就像龙应台幼年的渔村,“以最原始最真实的面貌存在我心里,仿佛是锚。”

    也就这样的环境里长出来的孩子,一个班级里才有那么深厚的感情。

    一帮相处的跟亲人一般的幼稚小傻比。

    暖气咔嚓响了一声,热风大了些。

    扰了挂在帘下的风铃,叮叮啷啷的起了涟漪,这清清脆脆的,携起一股淡淡凉意,在因温度而沉闷的室内席卷而过。

    他的目光也被这铃声震荡起了波纹,眼神顺着线索游弋过去。

    那是一串粗糙的手工风铃,材料都很廉价,串联的杂乱又勉强,很有一种毕加索的立体主义风格,与房间里精致低奢的装潢格格不入。

    不严谨,不雅致,不奢贵。

    即有童心又有童趣,编得真浪漫,承载了最昂贵的心灵。

    ——这是他一个班里的小孩一起完成的作品,在夏末秋初的时候,被托付给作为代表的杨紫。

    和折满星星和千纸鹤的罐子一起。

    成了白安倾城不换的藏品。

    它的声音是活的,带着温暖和祝福的美意,每每沁入死水一般的夜色里,犹如沉沉的枯井注入了活泉,盎然的生机跳跃,使他整个世界都鲜活明亮了。

    那种一瞬间簌簌然的悸动,犹如寒冰乍裂。

    仿佛——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