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在古罗马帝国 > 正文 54.大溃逃
    “特雷图斯……特雷图斯……”

    安达哈战场上,罗马军团与帕提亚大军正浴血厮杀,万里之外的罗马城内,奥克塔维亚正跪倒在朱庇特的神像下,向神明虔诚的祈祷着,祈祷着特雷图斯能在战场上活下去,平安归来。阿庇斯答应她的,要保护特雷图斯的安全。

    ……

    “阿庇斯!”

    一个飞斧袭来,克莱恩大叫一声,阿庇斯下意识转头,但是已经来不及,帕提亚人的斧头砸中了阿庇斯的肩膀,顿时,一阵剧痛从伤口处传来。鲜血滴落了下来,剧痛让阿庇斯几乎跪了下来,但是一手抓着鹰旗,阿庇斯死死的站在原地。自己不能倒下,自己倒下,军心必然涣散。算是信念,支撑着阿庇斯死死的站在原地。

    卫兵看到情况后连忙接过鹰旗,两名禁卫军士兵将阿庇斯扶着,退出了前线。

    斧头并不是很锋利,但是力量之大,穿透了片环肩甲,阿庇斯估计这会儿,自己的肩膀已经皮开肉绽了。仿佛可以感受到体内的鲜血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

    不远处,鹰旗依旧矗立在原地,军团士气依旧高涨。因为,马克西姆斯的骑兵来了。

    “为了罗马!”

    战场上,马克西姆斯挥剑冲锋,一剑劈断了面前一名帕提亚长矛手的胳膊,而后,战马又撞开了另一名挡在面前的帕提亚轻步兵。

    身后的日耳曼骑兵和高卢骑兵各个嗜血无度,有些骑兵头盔已经被震落,披头散发的搏斗,冲锋。鲜血洒在脸上,仿佛来自地狱的蛮族。日耳曼骑兵像一把黑色的利剑,瞬间刺向了帕提亚大军的心脏。

    一名日耳曼骑兵甚至将一名帕提亚步兵插在地上拖行,血水拖得一地。

    更多的日耳曼骑兵在马克西姆斯的带领下,从侧翼杀进战场。

    帕提亚大军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军队中士兵大多是非职业军,来自社会各阶层,农民、铁匠、小商贩等等充斥其中。这些来自各个小王国和部族的非职业军、民兵,完全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蛮族骑兵,纷纷被吓破了胆。

    加上一整个上午的搏斗,他们的体力早已耗尽。现在,日耳曼骑兵凶猛的反扑,许多人沦为了马蹄下的肉垫。

    恐慌的情绪顿时蔓延开来。马克西姆斯驾驭着战马,爬上了一块小高地,俯瞰整片战场,虽然骑兵战,罗马军团再次取得了胜利,但是,奥罗德斯的大军实在太庞大了。这支号称有十万人的大军,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片草原,奥罗德斯本人在哪里,根本无从知晓。而且,日耳曼骑兵人数稀少,只有一千人左右,面对海量的帕提亚大军,有些力不从心。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乱哄哄的帕提亚大军竟然在没有受到军团骑兵冲击的情况下,自己溃败了。

    由于语言不同,指挥官也无法知晓前线的战况,一个部族的溃败,导致周围其他部族也开始惊慌起来。一开始,庞大的帕提亚联军只是一小部分溃败,进而演变成群体大溃败。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场大逃亡中,而许多后排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逃亡,只是跟着前排的士兵逃亡。人心惶惶。

    而此时,在罗马军团面前,垒起的尸体几乎达到了半人高,血水顺着沟渠流淌着,原本用来漫灌草原的水渠,此刻变成了彻彻底底的血渠……

    “该死的!他们在逃什么?罗马人的骑兵只有区区几百人!!几百人而已!!根本杀不死他们!”

    奥罗德斯在小山丘上看到了大溃败的帕提亚联军,心急如焚,却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力挽狂澜。因为没有统一的指挥官,命令发布下去,也没人执行。亡命之徒根本不听指挥。

    “我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大溃逃,如果他们反过头来,将矛头对准我们,失败的就是罗马。”

    俯瞰着平原上溃逃的帕提亚大军,马克西姆斯不由得发出了惊叹与感慨。他知道,前线的军团士兵们,体能也接近极限,只要再奋战几个罗马时,军团必然崩溃。但是阿庇斯每次运气都是那么好。他等到了帕提亚人意志的提前崩溃……

    “追赶他们,不要让他们有时间重新集结,回过头来对付我们!”

    重伤之下,阿庇斯仍然不忘发布命令。海量的帕提亚士兵溃逃,并不是真的失败了。他们现在只是恐慌,因为恐慌而引起的溃逃。只要他们有时间喘息,在各自族长和领主的带领下重新站稳脚跟,反扑回来,军团必然战败。阿庇斯知道,现在,不能松懈。可以,追击,才是整场战役最关键的环节。

    疲惫不堪的军团步兵踏着满是血水的泥地追击,来不及逃亡的帕提亚民兵被追兵赶上,罗马大兵从背后刺穿了他们的身躯。剑尖从胸膛、肚皮穿出,血淋淋的帕提亚士兵一个个倒下。被推到的帕提亚民兵成片成片的增加。甚至,来不及俘虏投降的帕提亚民兵,罗马士兵将追上的帕提亚步兵全部杀死。惨叫声在整片大草原上回荡。

    几乎就是一场屠杀。

    “逃什么!回头!回过头去厮杀,你没看到他们也已经精疲力尽了吗?”

    阿庇斯的第十军团和十三军团像疲倦的狮子般,对帕提亚大军穷追猛打,特雷图斯大步上前,对正在溃逃的帕提亚士兵大喊大叫着,然而,没有人对他的命令有反应。在一种几乎丧失理智的状态下,士兵们根本听不见统帅的命令,他们只听到了追兵渐近,和从身后传来的屠杀声。只希望尽快逃离这片战场,以获得生的权力。

    “特雷图斯!特雷图斯!”

    大屠杀过后的平原上横尸遍野,空中乌鸦和秃鹫盘旋,在等着人们走后,好好享受这顿尸体盛宴。阿庇斯在包扎完伤口后,不顾卫兵的反对,走在满是血水的泥地上,寻找着特雷图斯的身影。但是,浩大的战场上,尸体堆积,数不胜数,想要找到一个特定的人,几乎就是大海捞针。

    “真tmd杂种!”

    阿庇斯怒吼到。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