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游记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自我的抉择
    秦梦瑶也点点头,第一次从实践中了解到那些邪派之人的不好对付。这次要不是有着秦云的相助,恐怕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以嗜杀残忍出名的血刀狂僧居然会躲藏在小有名声的良善之家。

    这实在超乎她的预料之外,要不是有着秦云的相助,恐怕血刀狂僧此番就要逃出生了。

    “我这就去崔府。”秦梦瑶有着一个剑客的心,做事果断,当场下了决定。

    秦云也跟着站起:“好,我就陪同秦姑娘一同前去。”

    佳人就在身侧,秦云怎么可能退缩。

    “秦……秦兄,血刀狂僧武功高强,秦兄身份不同,还是不要冒险的好。”秦梦瑶不好秦云武功低微,只好委婉地劝道。这几的相处下来,使得秦梦瑶对于秦云还是有着一定的好感的。觉得秦云这个人虽然身在官场,却是禀性不坏,有着豪侠壮气之风,不是那种惟利是图之辈。

    秦梦瑶哪里知道,秦云实际上比官场上那些惟利是图之辈更加的可怕,现代社会饱经磨练出来的他可是赤裸裸的利益之徒。也就只有在他真正关心的人面前,他才是一个‘好人’。

    “哈哈,金阳郡城出现如此穷凶极恶之人,我身为当地的镇抚使,又岂能不闻不问。再,我虽然披上了这层虎皮,可我也是一个武者,岂能不战而退,被吓的退缩。”秦云哈哈大笑道,尽显豪迈之气。

    秦梦瑶听到秦云如此,知道劝服不了对方,当下也不在开口。不过望着秦云的眼神,多了一丝的欣赏。

    秦云大话出去,当然不可能真的和秦梦瑶两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上门。早在秦云跟秦梦瑶前往崔府的时候,杜如等人已经先行一步,率领大队人马将崔府团团包围住,任何人不得出入,连崔府的大门也被杜如带着铁衣捕快夺下看守着,强弓硬弩正对着里面。

    秦梦瑶来到崔府的时候,看到差不多有近百的人马将崔府围住,整个人一愣。随即,她用一种好笑的眼神看着秦云。但是秦云丝毫不为所动,而是殷勤的请秦梦瑶入内。

    废话,再装比也要有着自知之明。一个被秦梦瑶吓跑的花妃就可以将秦云吊打。那么跟秦梦瑶屡次交手,屡次逃脱的血刀狂僧那又将有多么的可怕,秦云恐怕不是一合之敌。

    再,崔府隐藏多年,谁知道里面有多少高手,秦云怎么可能不防备一二。上次花妃的教训让他深深的铭记住一个教训:他在这个世界还只是小虾米一个,没有去浪的本钱。

    “我的秦大人,你接下来准备如何?”秦梦瑶有些好笑地道。不过心中对秦云的看重,又加深了一层。对方有着自知之明,不自大狂妄,再加上目前的身份,迟早在江湖上有着大放异彩的一。

    听起来似乎挺矛盾的,秦梦瑶既欣赏秦云的勇气,又看好秦云的谨慎,双方似乎有些针对。其实不然,在江湖上,最重要的就是谨慎,有着多少纵之才第一步就倒在了这个江湖中。只有着十分的谨慎,才能够让你在江湖上走的更远。

    同时,武者的前进不止需要谨慎,更需要大勇气,大魄力。但是这个勇气不是盲目的让你去送死,而是一种有选择的勇气。只有弄清这些,才能在江湖这个旋涡里走下去,并且越走越远。

    秦云一听秦梦瑶的口气,知道对方并没有疏远的意思,心中顿时大喜。他喜上心头,但是仍然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将自己的计划出:“我已经命人将附近的人家疏散,然后准备射火箭进去,逼他们出来……”

    “这崔府虽然情况不明,可是并不全是十恶不赦之人,而且还有着妇孺老弱。万一火箭射进去,伤及妇孺老弱那该怎么办?而且,大火无情,也很容易伤及到无辜的下人。”秦梦瑶不赞同地道。

    在她看来,只要自己进入崔府,直接找到血刀狂僧那就可以了。可是秦云不肯,万一崔府中有着大量的机关,秦梦瑶纵然再厉害,到了对方经营已久的老巢中也是步步受制,很容易发生危险。

    “崔府在金阳郡城立足百年,又隐藏着这个大的隐秘,阖府的下人都是家生子出身,已经与崔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更何况,谁知道这些下人是不是邪派门人?至于崔府上下,他们既然享受了崔府的富贵,那就没有无辜一。我们或许能够在战后饶他们一命,但是在战前,绝对不能心存仁慈,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这个时候的秦云丝毫不为秦梦瑶的言语所动,冷漠无情地道。

    秦梦瑶听到秦云那冷漠的话语,不禁转头望向秦云。她看着秦云那冷肃的面孔,仿佛又一次刷新了对秦云的认识。这个时候的秦云不是初见面那神色中掩饰不住慌张的秦云,也不是对她分外小心,讨好的秦云,也不是那个喜欢跟她谈地,讲笑话逗他笑的秦云,而是掌握着一方郡县,挥手间决定无数生死大权的六扇门镇抚使。

    “或许,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吧!”秦梦瑶想着情报中关于对秦云的记载,这是一个踩着鲜血和白骨上位的狠人,心中不禁有些失望,喃喃地道。

    “可是……”秦梦瑶还想劝,却被秦云挥手打断了。

    “我身为一方镇抚使,就要对下面的属下负责。如果在对方死亡和自己下属死亡之间做出选择,我情愿选择让对方死。他们负责着一地的安危,家中也有妻儿老小,都是一家的顶梁柱。所以,相比起一城哭,我情愿选择让一家哭。”秦云平静地道。

    他虽然喜欢秦梦瑶,甚至心中有着爱慕的心思,但是这并不会让秦云毫无选择的任由秦梦瑶指使。再,那样也得不到爱情,爱情从来不靠施舍,而是靠夺取。

    尤其是对慈航静斋来,失去了自我你就是一个棋子,已经不是人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