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茗仙传奇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不肯松口
    面对数千道黑色羽刃,茗的手中出现了流光照妖镜,随着他的激发,流光照妖镜顿时爆发出了一道极其强盛的光芒。这道光芒瞬间照在了数千道黑色羽刃之上。顷刻间,那数千道黑色羽刃便在强光之下消融了个一干二净,并且其势不衰的继续向着黑色乌鸦袭去。

    黑色乌鸦见机不妙,极速扇动翅膀,同时在它的腹部有三根黑色羽毛,此刻也被它甩了出去。

    这三根黑色羽毛顿时化成三道黑色墙体,挡在了它的身后,随即帮它挡住了流光照妖镜之中所爆发而出的奇光。

    茗随即举拳冲向黑色乌鸦,右拳之上的黑色光芒却是彰显着其恐怖的爆发力。

    “轰!”茗一拳轰出,由三根羽毛所化的黑色墙体顿时化为了飞灰。

    而这时,黑色乌鸦也酝酿好了自己的绝技“乌鸦鸣叫”。

    随着黑乌鸦开口言语,着茗听不懂的语言的同时,更是有一个又一个音符随风飘去,渐渐的消散在地之间。

    与此同时,这黑乌鸦所的话渐渐形成了一种如同锁链的规则,并向着茗缠去。

    茗的眼中闪过一抹幽深,他手持无影神剑,随即身与剑合,化为了一柄九丈大小的大剑,随着剑芒如水般倾泻而出,那无形锁链顿时被他一剑破去了。

    而黑乌鸦也随之受了重伤。

    随着一声剑鸣之音响彻地,茗所化的那柄大剑顿时向着黑乌鸦斩去。

    这一剑转落时,地变色,狂风怒号,黑云凝聚。

    黑乌鸦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战力比自己强了至少两层,心中后悔的同时却是准备在临死前爆发一下。

    而这时,二头豹妖醒转了过来,见到此景,均是心中一惊,急忙施展出了“合二为一”,顿时一股强劲的旋风迎向了巨剑。

    这二妖虽然均仅有妖帝后期的修为,但是它俩的合击却不仅仅只有妖帝后期的战力,而是足以与妖帝大圆满的巅峰之境相媲美。

    也因此,这一次的交锋,双方均未占到什么便宜。

    在一声巨响之后,地又重归了平静。

    茗剑眉微皱,暗道:“这老乌鸦真是耽误事!若是没有它,这雪豹二妖如今早已被我擒住了。”

    “咱们俩还是寻找机会先跑为妙吧!”雌妖传音道。

    雄妖回音道:“可是乌护法它……”

    雌妖闻言,心中暗自生气,传音道:“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惦记它?你难道还想为它卖命不成?”

    而这时,黑乌鸦却道:“你们先帮我挡着这小子,我去请帮手。”

    此言一出,雌妖顿时瞪了雄妖一眼,传音道:“你看,我早就看出这老乌鸦不是好东西,亏咱俩方才还救下了它,它竟然转眼便想着丢下咱俩,你可气不可气?你你方才是不是不应该管它。”

    雄妖闻言急忙回道:“是!是!夫人的对,此事怪我。”罢还故作可怜的干咳了两声。

    而这时的茗却再次出现在了老乌鸦的身前,道:“想走?你问过我了么。”言语的同时,他手中的剑却并没有留情,于顷刻间,便出现在了老乌鸦的颈部三尺外。

    电光石火间,老乌鸦爆发出了恐怖的潜力,硬是将身速提快,堪堪躲了过去。

    见对方一心想要逃走,茗当即施展出了《归一功》中的秘术“画地为牢”。

    随着他迅速转身一圈,顿时方圆数里之内便被他给圈了起来,使得外面的修士进不来,里面的修士出不去。

    顷刻间,老乌鸦便撞到了茗所画的牢笼壁上,由于这牢笼壁在不碰之下是无形的,只有碰到之后才会现形,因此猝不及防的老乌鸦在一头撞上牢笼壁后,由于劲力过猛,直接撞了个眼冒金星,头晕脑胀。

    茗随即出现在老乌鸦的身后,一拳轰出,直接轰在了老乌鸦的脖颈处,将老乌鸦给轰趴在地,随后无影神剑划空而过,老乌鸦顿时身死道消。

    随后茗又将目光投向了二妖,他的目光极为锐利,仿佛可以刺穿两妖的肚皮,直入妖心一般。

    “!”这一声却是被茗巧妙的融入了“大威压术”,使得闻听此言的二妖心中一紧。

    二妖对视一眼,雌妖传音道:“怎么办?”

    茗见这个时候了,这二妖竟然还在商量,当下身影一晃,便出现在了二妖的身旁。

    二妖如临大敌,迅速对着茗便是一阵爪击。

    然而身具《部武经》的茗直接两拳攻击到了对方的薄弱之处,顿时将二妖也给轰趴下了,只不过他却并没有痛下杀手,而是施展“五雷封妖术”将二妖给封印了,同时各喂了一颗“九品昏昏欲睡丸”,随后将二妖丢进了精金宝阳塔中。

    此刻茗的心中却是已然有了主意。

    随着茗将“斗转星移”施展开来后,只见空中星光映下,而他却已然消失在了九州妖山。

    茗方才离去不久,一个身影便出现在了老乌鸦的尸首旁。来者查看了一番后,心中愤怒异常,一拳轰出,直接将一座山峰轰成了残渣,随后卷着老乌鸦的尸首化作遁光而去,顷刻间,消失不见了。

    而此时的茗已然回到了茗仙居。

    火有情在察觉到茗回来后,顿时出现了,当它察觉到茗身上浓浓的煞气时,它的心中不由起疑,道:“大哥,何事如此动气?”

    茗道:“此事一言难尽,待有功夫我再讲与你听。”

    随后茗孤身一人来到了一间密室,他先是将雌妖放了出来,准备先试探一番雌妖,看看单独审问是否会有特殊的效果。

    待茗将雌妖弄醒后,茗道:“现下你夫妻俩都已经在我的手上了,我问你话,希望你能够直言,否则别怪我下手无情。”

    雌妖闻言面色变幻不断,最终竟道:“你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茗剑眉一扬,他怎么也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这雌妖竟然还不肯松口。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