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无限制神话 >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玉露喜相逢
    这是一个极为罕见的废人魔。

    众所周知,一代人魔,指的是初步融合妖魔血统的人族。

    而从二代开始,不同的人魔之间,甚至人魔与妖魔之间开始进行混血。

    从此特定的妖魔特征不再明显,转化成一些复杂的奇异纹路出现在身上的各个部位,而人魔体内一些妖魔化的器官,则是妖魔之力的源泉。

    在这种混血之中,会有极小的概率出现血脉冲突,却并不至死。

    而是导致所有的妖魔器官衰竭、弱化。

    这样的人魔身上的纹路会从线条状变成斑点状,不仅比不上人魔的强大,甚至连人族都比不上。

    当然现在不同了,修行功法的普及,让许多废人魔也拥有了自我拯救的机会。

    废人魔罕见,而一个一身古怪的白色长袍,不断在乐魔大街发着传单,宣扬着秩序、礼仪,要求大家知廉耻、懂道德的废人魔,那可几乎可以算作是绝无仅有了。

    “看他身上的纹路斑点颜色,还有在脸上的分布规律···是班家?还是淳于家?”永夜魔君有些不太确定。

    永夜魔君在悄悄的观察这个废人魔,却没有发现,那个他之前看见的有狐族血统的一代人魔,正在看他。

    永夜魔君身边负责服侍他的一些宫女和内侍,都有过一些古怪且秘密不宣的奇遇。

    各自憋在心里,只等着一飞冲。

    却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奇遇,其实就是楚河以亿万分神之法分裂出来的剑种,吸收了剑种,他们确实能在某一方面的技艺,继承楚河的一些感悟,快速的提高实力。

    但是同时也会变成楚河的眼,楚河的耳,帮助楚河注视着想要注视的一切。

    这个世界毕竟修行才刚刚重新觉醒,大家对于修行之妙的挖掘,还十分的浅陋。

    这也才给了楚河可乘之机。

    干脆没有修行这回事,又或者修行文明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反而没这么容易了,一旦露出异样,就会被察觉,楚河的监视行动,也难以堂而皇之的进行。

    “永夜魔君独自一人出了魔宫,来到这乐魔大街,微服私访?这永夜魔君怎么看也不像是个风流皇帝,目的应该没有这么单纯吧!”楚河看着永夜魔君心中细想,揣摩着对方的目的。

    虽然在魔宫中的眼线,可以透露永夜魔君的行踪,但是永夜魔君的个人想法是无法窥探的,所以永夜魔君具体到此有何目的,楚河心中也不清楚。

    他之所以会出现,一是对永夜魔君有些好奇,其二也是想知道,对方究竟所为何来。

    虽然推广功法,播撒修行火种的第一阶任务的,楚河已经完成了。

    但是距离最终目标,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还不是松懈的时候,更别提掉以轻心了。

    顺着永夜魔君的视线,楚河也自然注意到了那个废人魔。

    相比起楚河的单纯吸睛之言,那个废人魔的一番作为,在旁人看来愚蠢无比,却让永夜魔君更为好奇和欣赏。

    无论是光明还是黑暗的统治,追求的都是一种绝对的秩序。

    永夜魔君作为人魔国度的统治者,自然是秩序的掌控者和守护者。所以对于乐魔大街这样的地方,由衷的充斥着一种厌恶感。

    即使是其中的某些表演,确实极具美感,也十分富有想象力。

    咚咚咚咚···!

    大街中央的表演,终于快要达到高···潮。

    那躺在地上的男子,锋芒如同螺旋般旋转着,腰身甚至呈现出九十度直角的方式,向上挺立。

    而一直飞旋在上方的艳丽女子,一面挥舞着身上的红色花绳,身形跟着节奏和下方的力量带动,快速的翻飞和转动。脸上的红晕,已经遍布全身,原本雪白的肌肤,不仅密布着细汗,更殷红一片。

    永夜魔君移步,朝着努力规劝着乐魔大街中‘欢乐人群’的那个废魔人走去。

    似乎是这个废魔人的唠叨惹怒了一个脾气暴躁之人,对方抽身直转,蛮横的一拳将其捣翻在地。

    生的孱弱,让他没第一时间能够从地上爬起来。

    永夜魔君正好走到他的身边,便蹲下身去要将他搀扶起来。

    啊····!

    时间点刚刚好。

    穿越云霄的尖叫声,划破了整个乐魔大街。

    空中雷云滚滚,仿佛时刻在九之上,也有某个存在,正看着下方那难得一见的表演。

    哔···!

    哗啦啦啦!

    银色的水线,跨越了际,然后如同花园里的洒水器突然到时间打开阀门一般,朝着四周溅射。

    “小心!”

    一把伞及时的出现,笼罩在了永夜魔君和那个废魔人的头上。

    三个人一把伞,伞下似乎是一个小地。

    而伞外又是一个欢乐、快活、放纵的地。

    除了伞下的三人,所有人都敞开怀抱,迎接着那一滴滴雨露的降临。

    有些人甚至张开了嘴···。

    看着那还是不断朝着四周泼洒的水花,永夜魔君面色有些铁青,同时涌起了一股庆幸。

    幸好有人给他撑了伞,否则的话···!

    一想到那种下场,他就觉得浑身难受。

    楚河撑着大大的油纸伞,悄悄往外瞥了一眼,然后道:“这‘雨’一时半会怕是停不了,这里不是话的地方,相见便是有缘,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聊聊?”

    这话其实来的突兀,即使有时···又或者可以是‘人和’成全,贸然来也似乎有些生硬。

    但是三人皆有此心意,便一拍即合,齐齐拥挤缩在油纸伞下,然后往乐魔大街外挪步。

    直到出了乐魔大街,楚河才一把丢掉手里湿漉漉、黏糊糊的油纸伞,打了个冷颤道:“这乐魔大街还真是够疯狂的。”

    “鼓乐降甘霖,这种集齐鼓声、舞蹈甚至是奇异景象于一体的表演,数十年难得一见。只可惜公不作美,若是再有朝阳斜挂,雨落之时,衬着彩虹,那格调会再升一个档次。”永夜魔君似乎忘了刚才的狼狈和千钧一发的惊悚,风度十足的介绍道,展现着自己的博学。

    那废人魔却冷哼一声道:“混乱至极,不堪至极,长此以往,人族和妖魔都在奋起直追,唯我人魔一族,却不思进取,沉迷享乐···国将不国啊!”

    这话不仅仅是愤青之言,更有些犯了忌讳。

    楚河悄悄看着永夜魔君的表情。

    却发现永夜魔君不仅不恼,反而有些赞同,眼神发亮。

    “原来如此···永夜魔君这是出来找志同道合的帮手了!”得益于此,楚河终于对永夜魔君心中所想,有了个大致的梗概。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