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龙飞凤舞之穿越到宋朝 > 正文 第二十五节穿越到大宋教历史 1
    与其是小飞在上历史课,不如是精彩绝伦,激情四溢的演,他讲得眉飞色舞,下面听课的人心情是此起彼伏。

    “我认为这是文人认为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让人向往的时代,‘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这是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时代,‘酒垆博塞杂歌呼,夜夜长如正月半。’这是一个激情荡荡的时代,如倾潋潋葡萄酒,似拥重重貂鼠裘’,这是一个无比富有,充满浪漫情怀的时代,‘琉璃杯深琥珀浓,新翻曲调声摩空。’这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如梦如幻的时代,‘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这是个无比辉煌,璀璨的时代,充满无限生机与活力的时代,‘梁园歌舞足,美酒如刀解断愁。’与大唐王朝相比之下,似乎没有那么奔放,豪迈,而更加的婉约,细腻,没有那么多文韬武略,黄沙遍野,大漠孤烟,刀光剑影,而更多的是小桥流水,西风瘦马,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充满了孤芳自赏的小资情调的生活——‘州桥夜市煎茶斗浆,相国寺内品果博鱼。金明池畔填词吟诗,白矾楼头宴饮听琴。’文人们推杯置盏,高谈阔论,写下了无数千古名句。‘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晚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这是一个歌舞升平,欢歌笑语,醉生梦死的时代。请问各位知道这是中国的什么朝代吗?”

    这家伙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出口成章,看来他还是暗地里狠狠下了一番功夫的,我心中暗自想到。大家听完他的话,不假思索,异口同声地出了大宋王朝四个字。看起来,教课教的有模有样的小飞,还挺像个合格的大宋人民教师的样子,他循循善诱的:“对,这就是我们的大宋。历史使人明智,以铜为镜,可整衣冠。以人为镜,可知得失。以史为镜,可知兴替矣。历史可以鉴古识今,增长智慧,今我们就来简略学习下大宋的历史。”

    小飞接着娓娓道来:“不过上面只是我一家之言,也许在许多人看来,宋朝可能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国运不济,国力孱弱的王朝,弱宋两个字似乎把这个王朝给盖棺定论。的确,如果按照传统的评价标准来看,宋朝确实有那么些不尽如人意。首先,军事力量似乎不够强大。宋朝把东部国境线推到长城一线也不过一瞬而已,没有像秦皇汉武那样,长驱漠北,直捣黄龙,开疆拓土,而大宋却是自顾不暇,自身难保,签订了各种盟约,有点明明是胜利,却不乘胜追击,反而急不可耐的签订了下来,这些都堪称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迹。其次,领土的扩展缓慢,北宋继承的遗产是中唐、五代以来的衰败,面积比历代中原皇朝少。最后,卓越的丰功伟绩也少见,像秦始皇的万里长城今犹在,傲然屹立,甚至背着千古骂名的隋炀帝也有罪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程浩大的大运河,静静流淌,而大家看看如今我们的大宋有没有什么浩大而辉煌的工程呢?”

    下面是一阵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感觉好像小飞的很有道理,事实确实如此,对小飞的话十分认同。

    不过小飞接着话锋一转,接着道:“但如果我们改变一下自己的视角,不要单看王侯将相的千秋功绩,而是看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群众的生活,也许就会得到迥然不同的结论。

    你们可以看到大宋的百姓们的生活可谓有滋有味,有声有色。穿的好,住的好,吃香的,喝辣的,真是过上了安居乐业的幸福的小资生活。连寻常人家打酒用的都是银器,宋朝汴都数百万户,尽仰石炭,无一家燃薪者。一位北宋大臣抱怨世风奢靡时道,现在的农夫走卒居然也穿上了丝制的鞋子。有西方学者当时一位欧洲君主的生活水平还比不上东京汴梁一个看城门的士兵。甚至当来自西方最繁华的城市威尼斯的商人马可波罗来到仅仅是吸收了很少一点宋人文明的元朝大都城时,竟然感到眼花缭乱,美不胜收,宛如身处人间堂,更别他如果看见如清明上河图一般的繁华若世的大宋,更不知道当是何种感受?

    如果从大处太过模糊,那我们现在就来一位具体而普通的市井人物,可以窥豹一斑吧。他的名字叫武大郎,他的职业是卖烧饼,他靠卖本小利薄的炊饼为生,但却住着敞阔的别墅,地理位置还相当不错,就在县衙门前的繁华大街上,一楼一底的两层居室,第二层是楼,两个小小院落,甚是干净。看到没有,还有院子?真是让人羡慕呀。武大郎同志身残志坚,以贫民之身,经过多年奋斗,才拥有二层豪华别墅.而且没有银行房贷,这个名词在以后我们上经济学的时候会告诉大家。一个人独立养活他的妻子潘金莲,也导致她一到晚无所事事,在家涂脂抹粉,以至于邂逅了不良公子西门庆的悲惨命运,此时题外话。只要生活在大宋,政府就会提供给人人平等的就业机会,只要你肯努力,你也能娶得起美女,也能住得起别墅。看到没有,咱们大宋人民日子过得是多么潇洒,多么滋润,多么享受和惬意呀。”

    一个小朋友眨着小眼睛,疑惑的:“你他住在那里,但是也许不是他买的,有可能是典来的房子哟?”

    小飞赞赏不已的:“这个小同学的思路不错,不过如果是典房,那也不错。武大花费十数两银子,大约相当于3000元人民币,典得上下两层大房,并且地理位置极佳,繁华闹市区,实在不算贵。在我们大宋典房,只是使用权的转移。房主缺钱,要钱应急,典房者钱不生息,急等房住,于是一拍即合,典房者给房主一笔典房款,在约定的期限内居住,到期后,房主用等额典房款赎回房子。各得其所,互惠互利。这个武大郎住了许多年,相当白住呢,多划得来呀,即便情况再落魄,再不济,也有政府给你的廉租房呢,也不用害怕刮风下雨没有立足之地呀。”

    那小家伙点头称道,其他的小朋友也拍手叫好。

    小飞继续兴致勃勃的道:“其实我们大宋无疑是一个爱好和平,不崇尚武力的王朝。

    这就不得不从它的建立来,自从公元960年,大宋的始祖赵匡胤建立宋朝时,通过和平禅让,而不是通过尸横片野,流血成河的野蛮屠杀过程,就将五代时后周的柴氏王朝,和平过渡为赵氏的宋朝。而对于那些开国元老,‘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如刘邦皇帝先后干掉了韩信、彭越和黥布三个开国功勋。所以宋太祖首当其冲就面临了这个问题。但他在回收权力的过程中没杀掉一个功臣,而是采用杯酒释兵权,与他们结成了儿女亲家,成为千古佳话,体现了相当高超的政治艺术。在‘普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专制时代,‘杯酒释兵权‘算得上最好的选择。

    大宋对外也很少少用武力,在古往今来的朝代中,最少的杀戮的时代,到目前为止,是最为文明的朝代,它以钱物捐助北方游牧民族,换得珍贵和平。时光流逝到了公元1004年,宋真宗御驾亲征,渡过黄河,与屡犯边境的辽军大战十多,辽军统帅览中箭身亡,辽兵溃不成军,请盟议和。虽然大臣们主张乘胜追击。但宋真宗却渴望和平,不喜战争,不想劳民伤财、不愿生灵涂炭。在大获全胜的情况下与辽国签订了"澶渊之盟"。使两国成为兄弟之邦。同时宋朝同意每年给辽国白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相当于30万贯)。不过当时北宋时期政府的平均年财政收入应在有10000万贯以上。一两白银兑等于一贯铜钱。其实区区30万贯对每年拥有巨大的财政收入的大宋来无疑是九牛一毛,微不足道。

    就这样,澶渊之盟后,北宋用微不足道的岁币换得百年来之不易的和平,不过对于檀渊之盟,很多人疑惑不解,后悔不迭,为什么当时不乘胜追击,一网打尽呢?扫平那些野蛮人呢?好多朝代的王侯将相的都是建立在白骨累累的基础上的,但我们大宋是以仁治下,为了让更多的家庭和美,为了下百姓的幸福,所以他放弃了,这样的人,要放到到千百年以后,百分之百要得诺贝尔的。以金钱换和平,尊重人权,尊重不同种族的表现,是非常之文明开化,是现代意义上与邻国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的体现,可以,当今皇上的思想高度已经达到了为全人类的福祉而殚精竭虑的高度,完全可以胜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工作。”

    “这家伙,可惜了,如果当今皇上在这里,一定会喜得眉开眼笑的,不定封他个一官半职的,可惜没在。”我暗自想到。

    小飞继续:“真是因为大宋爱好和平,睦领友好,所以百姓生活安定,各族人民友好相处,北宋经济得到了更快的发展,国泰民安,所以我们的大宋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两个没有爆发过全国性的农民起义的大型王朝之一。仅有过的几次较大规模的起义,如李顺王小波起义,宋江起义,方腊起义,钟相杨幺起义都不曾超过一省的范围。对了,有这样良好记录的另一个朝代是西晋,不过西晋之所以能够如此,那是因为它是一个短命的王朝,短到根本来不及爆发起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