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懒散初唐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李世民的反击
    “秦王殿下的策府可是关乎到下的安危,在下的这点烦恼哪能与殿下相比?”李休听到李世民竟然他们同病相怜,当下立刻有些警觉,李世民好像话里有话,特别是在这种特殊的时刻,所以李休也不得不小心。

    “哈哈,你是个重情之人,现在无法再娶三姐为妻,恐怕会遗憾一辈子吧?至于我现在可顾不得什么下的安危了,策府如果真的被完全拆分的话,我可就再也没有任何依仗,到时只能任由我那位大哥揉捏,恐怕日后只会生不如死!”李世民却是大笑一声,并且毫不忌讳的把他和李休的现状都讲了一遍。

    听到李世民后面对他自己的描述,李休却是上下打量了他几遍,最后忽然一笑道:“殿下,以我对你的了解,恐怕你绝不会这么甘心束手就擒的吧,甚至我敢肯定,你现在肯定在暗中谋划着什么反击的计划!”

    “呵呵,你就这么肯定?”李世民听到这里却颇为感兴趣的看着李休问道。

    “从殿下的反应上来看,我现在更肯定这件事了,只是不知道殿下打算从哪方面入手!”李休这时忽然叹息一声道,以李世民的性格,不反击则已,一反击肯定是迅如烈火,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牵连其中?

    李世民听完李休上面的这些话后,也不禁用一种赞叹的目光看着他,最后忽然语重心长的道:“李休,虽然我之前过不会再强迫你做不喜欢做的事,但是现在我们都处于劣势,我想保住自己的权力,你想娶心爱的女子,不如我们联手如何,你帮我登上皇位,我保证会让你和三姐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如何?”

    李休就知道李世民来见自己不怀好意,当下摇头叹息一声道:“多谢殿下的美意,不过殿下有些太想当然了,如果我帮你,那么就必须和太子做对,可是殿下你想一想,以你三姐的脾气,她会让我这么做吗?”

    “这……”李世民听到这里也不禁一愣,他还从来没有从平阳公主的角度想这个问题,不过李休的也有道理,平阳公主不忍心与他们兄弟中的任何一个发生冲突,如果李休帮了他,恐怕也会影响到李休和平阳公主之间的感情。

    “你……你考虑的还真是周到,不过难道你就甘心和三姐一辈子都只能偷偷摸摸的?”李世民感慨了一句,随后再次反问道,他不相信李休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事实上他觉得李休在某些方面和他很像,这也使得他经常跑来李休这里,毫不顾忌的出平时不能对别人的话。

    李休当然不甘心,不过他也知道,只要他不甘心,李世民肯定会再次劝他投靠自己,哪怕不能明着帮他,也可以暗中做李世民的谋士,事实上这也是李休最擅长的,如果有李休在李世民背后出谋划策的话,他也更多了几分夺位的把握。

    不过李休可不会破坏自己的原则,当下只见他考虑了片刻,最后忽然抬头向李世民道:“殿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位先贤的一句话?”

    “哪位先贤?什么话?”李世民听到这里一愣道。

    “生活就像强奸,如果无力反抗的话,那还不如闭上眼睛好好的享受!”李休一本正经的道,为了打消李世民招揽自己的想法,他也真是拼了。

    听到李休这句所谓“先贤”的话,李世民的一张脸也憋的发紫,然后由紫发黑,整个人生观完全崩塌了,最后终于愤怒的大吼道:“这是哪个混帐先贤的什么混帐话!”

    “不要关注这些细节,我感觉这句话其实有时候还挺有道理的。”李休做出一副恬不知耻的表情道,这句流行于后世网络的话如果把它划分一下的话,它应该属于大名鼎鼎的犬儒主义的一种表现,犬儒与中原的儒家大道几乎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各种观点与学都格格不入,所以李世民听后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你……你竟然认为这么恬不知耻的话有道理?”李世民气的手都开始哆嗦了,虽然他有时也很无耻,但他从小受到的就是正统的儒家教育,对于犬儒这种毫无羞耻观念的话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就好像是一个明清时期的老学究穿越到后世的体浴场似的。

    “是啊,陛下的圣旨都已经下了,平阳都无法反抗,只能帮我办了场婚礼,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享受这种被动的婚姻生活,不定奴力一下的话,明年这个时候还能请殿下喝上孩子的满月酒呢。”李休再次笑呵呵的道。

    李休现在真的希望李世民能够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然后甩袖子离开,这样他也能清静几,特别是上次马爷已经告诫过他,让他不要和李世民走的太近,现在李世民又计划着对朝廷的反击,所以他就不能和李世民有太多的瓜葛了。

    不过李休显然还是太小看李世民这位千古一帝了,只见对方刚才还被李休的话气的直哆嗦,不过这时竟然慢慢的平静下来,随后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目光打量了李休一眼道:“我明白了,你这个赶我走的办法可不怎么高明啊!”

    看到自己的打算被李世民识破,李休也不由得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不过嘴上却是不能承认道:“殿下何出此言,你可是我家的贵客,我欢迎还来不及,哪里会赶你离开?”

    “哈哈哈哈~,别人请我都请不到,倒是你却一直不肯与我有太多的交往,我猜你急着想把我赶走,是不是因为刚才我再次提出对你的招揽,以及你猜测我对朝廷的反击,从而不想受到我的牵连吧?”李世民这时大笑着分析道,李休越是想赶他走,他却偏偏不想走了。

    “随殿下怎么想吧!”李休再次无奈的道,不过既然话都开了,他考虑了一下再次开口道,“殿下,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反击计划是什么,只是我想劝你一下,上有好生之德,还请殿下不要牵连太多的人进来!”

    “呵呵,是不是就像你上次报复柴绍那次,明明可以让无数的人为柴绍陪葬,可是你却偏偏的把所有人都赶出了赌场,最后只是让柴绍丢了爵位,日后还有翻身的可能?”李世民到最后时,脸上也不由得露出讽刺的神色,如果是他的话,他绝对会选择更彻底的办法,至于李休的那种做法在他眼中只有一个词可以描述,那就是妇人之仁。

    从李世民的话中,李休听出他根本不会在乎牵连到多少人,他和裴寂都是同一种人,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也让李休暗叹一声,看来自己的话是白了,也不知道李世民这次反击又会掀起多少腥风血雨?

    “对了,你想不想听一听我的反击计划?”李世民这时颇为玩味的看着李休道,他当然不会把自己的计划告诉李休,只不过如果李休知道一星半点的话,不定日后会被自己拉下水,到时不得不站在自己身边。

    “不用,殿下好自为之吧!”李休毫不客气的拒绝道,就算知道了李世民的计划又如何,到时他又不可能跑去告密,反而会拖累自己。

    “哈哈哈~,你不想听我也要,大哥不是想要废去我的兵权吗,不过可不要忘了,他手中也有不少兵力,而且其中有不少还是见不得人的,以前我们还给彼此保留着几分脸面,不过现在既然连脸皮都撕破了,那也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李世民到最后时,目光中也闪过几道凶光。

    “太子手中的兵力,而且还是见不得人的?”李休听到李世民的这两点提示却忽然大惊失色,如果是别人听到这些话,恐怕只会感到一头雾水,根本不可能猜到李世民的计划,但是李休却忽然想到历史上一件十分有名的事件,那就是“杨文干造反事件”。

    杨文干这个人曾经是李建成身边的亲卫,后来被派到庆州为刺史,而且李建成为了增加手中的军事力量,命令杨文干在庆州等地招募私兵,目的不是为了造反,事实上他本来就占据着上风,也根本用不着造反,这些私兵主要是为了防备李世民的。

    不过也就在杨文干招募了足够的兵力,李建成派人给他送武器铠甲时,但送这些武器铠甲的人却忽然跑去李渊那里告密,李建成养私兵准备造反,结果李渊一怒之下把李建成囚禁起来,并且派人去抓捕杨文干。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个派去抓人的官员竟然私下向杨文干告密,逼得杨文干不得不反,这下差点把李建成给害死,幸亏朝中不少大臣力保,才救下李建成的命。

    后来李世民带兵前去平叛,结果不但当场杀了杨文干,而且连那个告密的抓人官员也给杀了,根本没有带回京城审问,虽然后来很多史书上都认为这是李建成造反不成的证据,但整个事件中却充满了太多的疑点。